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 对空观察哨 >

老山八里河东山战区1078高地前沿观察哨的故事(一)--36师防化

发布时间:2019-07-23 12:3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分为1979年自卫反击战及老山战役、老山轮战两个主要阶段,时间跨度长达十余年之久。而在整个老山战役和老山轮战中,我军的炮兵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之所以我军的炮兵能够发挥神威,前沿观察哨是功不可没,这里是首长的眼睛,战区的神经,他们也是我战场的守护神。知已知彼,百战不殆。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前些日子,本人发了篇《跨越时空的生死战友情》文章,讲述了徐州战友尚俊刚在115战斗中身负重伤,大丰籍战友王俊杰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留下来陪他一天一夜的亲身经历的战斗故事,以及尚俊刚一行来大丰看望救命恩人王俊杰的动人故事。故事发表后,被千余名战友传阅,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也感动了年届六旬的原36师防化连参战老排长王永健,故事引起他强烈的共鸣,他用十余天时间,查阅当年的战斗日记,不顾自己眼睛酸痛,在手机上用汉语拼音打出20余个小故事,发给我,十分感人,在今年的八一建军节即将来临之际,我把这些动人的故事推出来,是告诫后人,幸福生福来之不易,哪有什么生活静好,是一些人的奉献成就了今天的和平!

  上图一:后排左一为36师防化连一排(观察排)排长王永健和一排全体战友合影

  时间:1984.11.30。我们防化连经过4个月的二线演练,到了上阵地的时候。

  王永健是36师防化连1排(观察排)排长,这一天,他接作战指挥部命令,按照推演预案,于30号上午,有连部派122侦查车把他送到芭蕉坪后,王永健独自一人带着战斗装备向1078高地运动。

  当时天气晴朗,气温8℃左右,王永健按照地图沿战壕向山顶运动,大概运动五分之一,感觉没有打炮,也开始出汗了,就从战壕上面运动,运动到一半位置,突然一颗子弹紧贴头顶打在迎敌面上侧坡上,瞬间子弹穿进山石,王永健立刻意识到有敌人向他开枪,几乎同时,一刹那间他跳进战壕沟,戴上钢盔,一口气跑到山顶,与在阵地的守备团战友回合。上高地前指挥部通过电话已经通报给山顶上的兄弟部队,王永健也牢记上阵地的口令,上到山顶后,几个战友帮助他卸下装备,他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把外套也脱光了,山上也有几个战友没有着外套。

  负责接头的是守备部队的一个排长,30多年后的今天,王永健已叫不出他的名字了,这位排长和他的战友在这个山头上已经好久了,看看都是胡子拉碴的,接防排长问王永健的第一个事情,就是刚才敌人狙击枪打他的事情,王永健说:“当时我从战壕上面向山上运动”,那山上的排长说:“你的命大,多危险啊”!可以说,1078高地当时迎敌面暴露就是王永健一个人,这就是王永健上阵地第一天的记忆。

  35年了,这一幕王永健常常想起,终身难以忘怀!用苏轼的话讲就是:“不思量,自难忘”,如果是那天上阵地被狙击枪打死了,岂不是“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了!可惜,当时帮助王永健卸下装具,关心他生命危险的排长,却没有记下那名排长叫什么名字,具体什么部别,对对方的情况基本是一概不知。也难怪,因为在当时,作为一名参战人员,战场也不许可你知道情况太多,毕竟就是个前沿观察哨的观察排长,而你有多大的职位管多大的事情则是有限制的。

  卸下装备,脱下衣服,让自己凉爽后,王永健休息了一会,就开始做接防工作,对方排长开始向他一一对应介绍阵地的情况,比如地雷的埋设情况,观察方向及周边环境,重点交接了战斗观察任务。

  在上阵地前,王永健他们就反复进行作战地图推演,虽然是纸上谈兵,但毕竟做到了心中有数,成竹在胸,所以上阵地接防很短时间完成。

  王永健接防不久,也就是他接防后没有多少时间,估计不到一个小时,通讯兵与他们观察接通了电话,王永健用电话向指挥部报告了顺利完成接防交接工作。当天下午,观察组全部人员到齐。他们开始了防御和进攻的战斗任务,时间初定为半年的观察保障。他们是第一组,从1984年11月30日接防,至1985年4月2日换防下撤。他们在老山八里河东山战区芭蕉坪附近的1078高地,防守观察战斗共122天。

  用王永健的线个战斗真实故事,但写成战斗回忆篇幅不可以字数太多,就用有时间,回忆录的、流水账的方法,根据当年的战场日记和几次打击敌人反扑的录音以及比较有特点的战斗事件,反映给大丰老山战斗编辑部的我的战友,发挥他当年做文书的写作基础,整理一下,我也愿意把一些大家不知道的发生在1078高地的战斗情景展示出来……”

  王永健排长手绘35年前1078高地与周边芭蕉坪、尖山、小尖山、八里河东山、老山等阵地位置示意图

  王永健排长的观察哨在1078高地,1078高地在芭蕉坪附近,他们阵地上用的大便坑,原来是越军占领时的机枪工事,居高临下,上厕所时就可以观察到芭蕉坪的情况,芭蕉坪位于八里河东山一线,与老山主峰方向隔盘龙江相对。1078高地位置比周边山地的海拔高,视野开阔,适合观察。左侧的23号地区,是越军特工经常摸进的方向。对前沿观察、敌情观察、敌炮方位与距离观察、化学爆炸观察等综合观察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开始上阵地,对我们18到25岁的人来说,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眼前炮火连天,几个小时后,对炮弹的发射,飞行和爆炸声也搞不清楚,虽然是第一次夜间值班,但上阵地前,他们经过几个月训练推演,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在阵地上按照计划展开工作,推演和现实毕竟不一样,现在是真正在战场上了,钢盔几乎就没有拿下过,炮弹爆炸的远近也搞不清楚,没有一点战场经验可用。但阵地上的他们自有一个想法:我们几个反正是回不去了,如果活着就坚决完成任务,如果当个烈士家人也光荣,而当逃兵终究也是个死,所以大家都选择了宁可做烈士,也不做逃兵!

  几个小时后,越军开始对整个前沿开炮,到处是炮弹的炸音不绝于耳,上阵地前大家都写了为祖国而战,不怕牺牲的决心书和血书,有一定的心里准备,但是,开始对夜晚整个前沿炮弹的炸声,全体人员不管是值班还是不值班都没有睡觉,不知道是恐惧,是好奇,还是因为终于光荣地上阵地了,反正大家都基本没有睡觉,一夜不睡觉,只听炮声炸,子弹飞,那辰光是难捱的,但终归是捱过来了。

  108团步兵观察哨有上来了,大家互相问候,各自吃自带干粮,各自展开观察,报告敌情,做好战斗安排。

  根据指挥部指示,王永健和兄弟单位班长组长开了一个联合山头会议,大概内容就是,战壕通道加强地雷埋设,特殊口令规定,当时每天都有战地口令,他们为了更有效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打击特工,又加了一道阵地特殊口令。讨论安排了晚上战地值班,下午各自加强工事。接着,战斗保障人员给他们排工兵又埋设了一些地雷,送来手榴弹和部分给养。这一天,大家在一起,就感觉战场压力少多了。除了定时电话报告敌情和阵地情况外,报务员章梁也按照密语按照要求开始联络。

  没有一个叫累的,特别是河南徐嵩峰,个子不高加固猫耳洞一点时间没有休息,王永健心里疼他太辛苦,就说:“嵩峰,休息一会”。徐嵩峰说:“排长,搞好了再休息,保存自己才能完成战斗任务”!是啊,当时我们就是这样想法,死做烈士,活当英雄,保存自己,消灭敌人!

  1078高地查看情况和检查几个观察哨情况,王永健排长给师首长他们汇报了前沿雷区情况,引领他们从哪里走,当时还照了相,照片现在还保存着。师首长给我们送了几箱罐头,还送了做饭的煤油炉。

  这一天,雾比较多,炮弹打的不是太多,大家精神劲头挺好。晚饭后,除值班人员,其他都在写日记写家信。记得徐嵩峰当时值班,在观察位上点了马灯写日记,叫王永健批评了一顿,说:“就是雾天也要防特工,所以阵地上夜晚是灯火管制的”。后续,王永健他们学会了战场判断炮弹,积累了战场防炮经验,就再也不怕打炮了。

http://flyingmako.com/duikongguanchashao/25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