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 对空火力 >

联合国军为什么没被赶下海

发布时间:2019-11-29 07:3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朝鲜战争于1950年6月25日爆发以来,近10万北朝鲜人民军势如破竹,一路南下,三天之内便占领汉城(今首尔),迫使南朝鲜总统李承晚顾不得美国军官的反对,战争爆发不到五十个小时,便带着家眷和几个贴身幕僚秘密仓皇南逃。随即,北朝鲜人民军统帅金日成把自己的指挥部移到汉城,他的目标很明确:打到釜山去,把联合国军队赶下海,把南朝鲜军彻底歼灭,实现朝鲜统一。

  一个月后,北朝鲜人民军先后经过水原、大田等战役,长驱直入到达洛东江北岸,把南朝鲜军和美军逼退到洛东江中下游南线一带,其后就是釜山——南朝鲜军和美军在朝鲜海岸边上的最后一个据点。在美军将领看来,洛东江及其周边已成为“最后一道防线”,再后退就要到大海里了。

  7月29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将军亲自赶到撤退到尚州的美第二十五师师部,向全师官兵发表了“就地死守”的讲话:我们现在是为了争取时间而战斗,不允许以战场准备和其他任何理由再后退。我们再也没有可退的防线了……向釜山撤退,将意味着历史上最大的杀戮,不能再有敦刻尔克的翻版。我们必须战斗到底。如果我们当中必须有人去死,我们将一起血染疆场。

  正是在这段南北走向的洛东江防线上,北朝鲜人民军发动了著名的“八月攻势”。由于对手的抵抗,“迅速抢渡洛东江,为最终消灭敌人创造有利条件”的预定目标没有完全实现。但在这次战役中,北朝鲜人民军共歼敌3万多名,占领了南朝鲜90%多的土地,并在占领区开展了土地改革,举行了各级政权机关的选举,实行了北朝鲜的法令。

  8月15日北朝鲜“祖国解放五周年”这一天,平壤举行了大规模的群众集会,北朝鲜人民军统帅金日成向全军发出命令:要使8月成为完全解放朝鲜实现统一的月份!“要加强钢铁的纪律和严格的秩序以及唯一的责任制”,“给敌人以最后的、致命的打击”!同时南朝鲜后方的游击队响应号召,组织起来共同打击敌人。随即,北朝鲜人民军继第四次大战役——血战洛东江之后,准备发起第五次大规模攻势,直捣釜山。

  此时北朝鲜人民军已经显出力不从心,在两个月连续不断的高强度进攻中,其损失兵力已达5万多人,精锐已消耗殆尽,后勤又跟不上,虽然动员了30万民工运输,但随着战线的南移,北朝鲜人民军的后勤补给线越来越长,人民军战士们已经很长时间一天只吃一两顿饭。至9月初,大部分北朝鲜人民军已显得体力不支,战斗力受到严重削弱。

  同时,受美国操纵的联合国军,拥有了绝对的制空权,平均1个师可得到40架飞机的战斗支援,这些飞机还对长达300公里的补给线连续不断地狂轰滥炸,当初计划的海上运输也由于美国海军舰队的严密封锁已无法实施,美军还对在运输线要冲——汉城附近汉江大桥地域进行了反复轰炸,以致北朝鲜人民军的战争补给逐渐陷入绝境。

  美国空军还对北朝鲜的后方进行了大规模的战略轰炸。平壤到元山、兴南等工业城市都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北朝鲜的军工生产基本瘫痪。并且,广大的后方和新解放的南方地区非常空虚,主力部队全到了第一线,只剩下些新组建的部队和地方治安军。

  联合国军也开始动用先进的反坦克武器,对付北朝鲜人民军的“秘密武器”——苏制T-34坦克,其中130毫米火箭弹对坦克的击毁率很高。更大的威胁是凝固汽油弹的使用,装载着110加仑凝固汽油的汽油弹,燃烧时间为20秒,却足以使50平方米的地域成为一片火海。T-34坦克的引导轮是橡胶制的,加上坦克自身装载的弹药和油料,使得它被凝固汽油弹烧毁的数量在被火箭弹击毁的10倍以上。釜山战役开始之前,北朝鲜的坦克数量只剩下50来辆,仅占朝鲜战争爆发之初的三分之一。

  与北朝鲜人民军截然相反的是,联合国军在洛东江防线个师的兵力,加上南朝鲜的8个师,总兵力在14万左右,约为北朝鲜人民军的两倍,以致整个防线防御兵力的密集程度在人类战争史上前所未有,每一寸战壕里都布满了士兵。天空中,联合国军的空军开始了24小时的“不间断轰炸”,其坦克数量也达到600辆。

  釜山环形防御圈是一条南北长约160公里、东西宽约80公里的长方形地带。向南流动的洛东江构成了西面的界限,洛东江从两江交汇处突然改变方向,流向东边,在釜山注入大海,这段24公里的防线,正是北朝鲜人民军直取釜山的主要战线。防御圈北侧则从大邱附近向东延伸,穿过崇山峻岭,直达日本海岸的浦项。

  由于联合国军在防御圈构成了连贯的阵地线,以往在正面牵制对方,以一部或主力进攻对方侧后的战术已不再适用,因此,北朝鲜人民军决定从多个正面寻求突破,主力仍是三路并进(西线马山、中部大邱以及东海岸),其目的均为找到突破口,然后攻占釜山,把联合国军赶下海,进而统一朝鲜。

  8月31日起,北朝鲜人民军对釜山防御圈发起全面进攻,九月攻势开始了。此后半个多月,对阵双方一直持续着你死我活的拉锯战。鉴于美军占绝对优势的空中轰炸优势,北朝鲜人民军往往白天进行战斗准备,傍晚发起进攻,把主要行动集中在夜间进行,蚕食对方阵地后,于午夜在距对手一两百米的地方发起近战。这样,美军空军难以分清敌我,借此北朝鲜军可以避免被直接轰炸的结果。

  战至4日,美军防线漏洞百出,随时有全线崩溃的可能。美军指挥部甚至连夜起草了5日进行总撤退的命令,但“二战”期间便已扬名并有“猛犬”之称的司令官沃克将军,扣住这个命令没有下达,并且鼓励手下的师长们说:如果敌人攻入大邱,我将与敌人展开巷战。他还对一位将军说,不希望再看到他从前线回来,除非躺在棺材里。5日,美军又损失1245人。大邱方向,美骑1师开始崩溃了。东线,人民军攻克浦项。此时,釜山人心惶惶,南朝鲜李承晚政府也准备学蒋介石退守台湾的“榜样”,要退往孤悬在外的济州岛。

  然而,在这最关键的几天,北朝鲜人民军的攻击力也达到了极限,再难以乘机推进。美军终于得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喘息机会,双方的厮杀依然不断。在马山地区,美军视察战场的费希尔团长曾评述当时悲惨的情形说:“尸体比留在诺曼底战场上法拉伊兹——托仑地区的德国兵的尸体还要多。尸体上落满了苍蝇,一飞起来几乎遮住视线”。

  在大邱北侧的八公山上,甚至发生了兄弟相残的惨剧。9月10日,北朝鲜第11师第2团的1200人强袭八公山。由于没有任何火力支援,北朝鲜军中有2/3的人员伤亡,进攻也被打退。战后打扫战场时,南朝鲜军士兵发现亲弟弟参加了北朝鲜人民军,且身负重伤正在战场呻吟,为减轻弟弟的痛苦,哥哥朝其胸口补了一枪,眼睁睁看着亲人死去。在314高地,北朝鲜人民军的尸体也随处可见,且大多穿戴着美军的服装、钢盔和战斗鞋,大部分人手里拿着美军的M-1步枪和卡宾枪。

  尽管西线北朝鲜人民军先头部队一度打到北纬三十五度朝鲜半岛南端近海地区,但到9月中旬,随着主力的不断减员,军需以及食物等补给的匮乏,北朝鲜人民军被迫逐渐转入防御,整个洛东江战线再次陷入胶着状态:像两名精疲力竭的拳击手一样,虽然勉力坚持,相互殴打,但都急切盼望听到这一轮结束的锣声快些敲响。双方士兵的意志已近崩溃边缘。金日成速战速决的战略开始经受严峻考验,同时,一个令北朝鲜人民军遭受毁灭性打击的行动此刻已在布局之中。

  9月15日,麦克阿瑟酝酿已久、震惊世界的军事行动开始了,这就是代号“烙铁”的仁川登陆,一场被称为“一比五千的赌博”。仁川有着巨大的海潮落差,且形成了宽达24公里的淤泥,是“世界上最不宜进行登陆作战的港口之一”。

  作为朝鲜中部西海岸的一个港口,仁川距离汉城仅40公里,是朝鲜国土东西方向的“蜂腰部位”。美军如果在这里登陆成功并且展开部队,就等于在北朝鲜军队的后方把朝鲜国土拦腰斩断,从而使在南朝鲜土地上的北朝鲜军队陷入包围之中,在由釜山展开的扇形战场上南北两面受敌。

  早在7月初,便提醒金日成美军在仁川登陆或北朝鲜后方登陆的危险性,当时,求胜心切的金日成显然忽视了的警告,认为不值得考虑,并命令对中国方面的警告保密。

  北朝鲜人民军主力打到洛东江畔,金日成已别无选择,如果抽出兵力巩固后方,做好抗登陆准备,则意味着放弃对釜山的进攻,一旦美军和南朝鲜军元气恢复,再实现统一恐怕遥遥无期。如果集中一切力量发动最后一击,只要突破了釜山防御圈就可以直接把美军赶下大海,还怕什么登陆?北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最终选择了继续对釜山方向的进攻。

  麦克阿瑟关于仁川登陆的作战设想来自于“二战”中他在太平洋地区指挥作战的经验。美军曾在太平洋战区创造过“蛙跳战法”,即向日本军队防守薄弱甚至没有防守的后方要地实施机动作战。后来,美军就是利用这样的“蛙跳战法”艰苦却成功地开辟了通往吕宋岛、冲绳岛的胜利之路。

  尽管如此,当麦克阿瑟在东京第一大厦宽敞的办公室里说出仁川登陆作战的计划时,所有在场的军事将领们,几乎一致认为这位70岁的将军“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海军方面的反对意见是:仁川的潮差很大,平均落差为6.9米,大潮时为10米以上,淤积的烂泥形成了几十公里的滩涂,“烂泥恰如巧克力软糖,但味道却大相径庭”,步兵在这样的滩涂上登陆,无异于成为敌军的活靶子。另外,仁川可供船只进入的水道只有狭小的一条,且水流汹涌。在这样的水道中,任何一艘船哪怕只出一点儿事故,就会将整个水道完全堵塞,这时其余的舰只就连掉头的余地都没有了。而一旦耽误到落潮的时候,水道上的船只就会搁浅,要想重新浮起来就得等12小时后的下次涨潮,在这样的情景下,敌军的海岸炮火怎么会闲着呢?海军最后得出结论:“如果在这样的地方登陆成功,海军就不得不改写教科书。”

  陆军方面则担忧:一旦仁川登陆的美军上岸,要想达到登陆作战的目的,就必须指望沃克部署在釜山防御圈里的第八集团军向北实施反击,与登陆的美军形成南北夹击的态势,否则对于仁川登陆的美军来讲,“将是灾难性的”。

  但麦克阿瑟坚定地认为,北朝鲜军对仁川还没有防御准备。为此,他举了1759年英国人在加拿大魁北克突袭的例子,正是英国士兵爬上了别人认为根本不可能爬上去的高岸,才使法国人的守卫猝不及防。仁川正是出奇制胜的地方,可以把敌人的腰部斩断,敌人漫长的战线就会因此而瘫痪。至于第八集团军能否冲出釜山的防御圈,麦克阿瑟更认为不是个问题,他认为美国士兵们的顽强斗志会很快证明这一点。最后麦克阿瑟说:不登陆就只剩下一条路,就是在釜山继续防御,“你们愿意让我们的部队像牛羊一样在屠宰场似的那个环形防御圈里束手待毙吗?谁愿意为这样的悲剧负责?当然,我决不愿意!”“假如我的估计不准确,而且万一我陷入无力应付的防守局面,那我将亲自把我们的部队撤退下来,那时唯一的损失将只是我个人职业上的名誉而已。但仁川之战绝不会失败,并且必将胜利,它将挽救十万人的生命。”

  最终,麦克阿瑟以他的坚强固执和历来树立的威望,说服了参谋长联席会议中难以对付的三军部长们,远在白宫向来对麦克阿瑟以下犯上不满的杜鲁门总统,最终也不得不同意仁川登陆作战的计划。

  为确保成功登陆,麦克阿瑟下令所有的电台和报刊进行迷惑性的报道,大肆宣扬联合国军要在釜山进行反攻,希望混淆北朝鲜人民军对仁川登陆的戒备。同时,在朝鲜东海岸的三陟附近,麦克阿瑟命令出动以接受日本签字投降而闻名的“密苏里”战列舰舰队,舰上口径巨大的舰炮对三陟海岸所有目标都进行了猛烈炮击,几乎摧毁了海岸上所有的炮台和海岸阵地。“特里姆盖”号航空母舰和“海伦娜”号巡洋舰也在平壤外港和南浦一带炮击。特别是在人们最容易预想可能登陆的群山港附近,美空军对群山港50公里范围内的公路、铁路等目标进行了酷似真正登陆作战前的猛烈轰炸,而且,美英两国军队组成的联合袭击队还对群山海岸进行了战斗侦察。

  1950年9月15日凌晨2时,麦克阿瑟坐在他的“麦金莱山”号旗舰上,嘴里叼着玉米穗芯烟斗,下达了仁川登陆作战的命令。由美第1陆战师、第7师以及海军陆战队等组编的第10军,为登陆主力。当时,仁川附近的北朝鲜防御兵力不超过1000人,火力仅仅是不超过10门的火炮和一些机枪。

  随着一团火光和一声巨响,登陆的火力准备迅猛开始了。4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在距离岸边很近的地方,在不足45分钟的时间内,就把2845发炮弹倾泻在仁川外围小岛——月尾岛上。舰炮的火力之烈,令空中的海军飞行员无法看清地面的任何目标。结果“整个岛子好像从头到尾被犁了一遍”,“月尾岛上所有的生物荡然无存”,只剩下骷髅架一样的烧焦的树木。与此同时空军开始向整个仁川倾泻炸弹,其数量“恰恰等于诺曼底登陆前倾泻在奥马哈海滩上的炮弹数量”。

  早上8时美军顺利占领月尾岛后,工兵开始作业。此时海水退潮了,舰队因此退到了外海。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刻,因为登陆的行动已经公开,线小时左右后的再次涨潮,如果北朝鲜人民军这个时候大举反击,局面如何还很难说。为此,美军所有的舰载飞机悉数出动,对以仁川为半径的40公里以内的目标,尤其是公路,进行了不间断的封锁轰炸。

  事后得知,北朝鲜人民军确实向仁川方向增援了部队,但是在公路上遭到了美军空军的猛烈阻滞,整个白天都无法前进。

  仁川登陆的主要战斗开始于这一天的下午,在这段时间里,潮汐正好处于高潮期。海军陆战队从两片海滩发起冲击,一处是位于主港的红滩,一处是城市南部的蓝滩。他们使用木制或铝制的梯子,从登陆舰艇上爬下来并攀上围绕着仁川市的由混泥土构筑的海堤。下午5时30分,第一名美军陆战队员登上仁川的土地。美军很快以死亡20人的微小代价占领了仁川城。紧接着,整整一夜的时间,1.8万多名美军陆战队员和大量的补给,几十辆坦克,全部在仁川上岸。此后四天里,联合国军方面另外5万多士兵也陆续上岸。

  美军在仁川登陆后,腹背受敌的北朝鲜人民军立即调整部署:一方面,在洛东江防线上顽强地阻击向北突破的美第八集团军的进攻;另一方面,调动兵力向汉城增援,试图“把敌人消灭在京仁地区”。

  但是,除了在后勤补给上北朝鲜人民军与联合国军相差悬殊外,在兵力上北朝鲜人民军也处于绝对的劣势。9月中旬,联合国军的兵力已经达到15.1万人,坦克500辆,各种火炮1000门以上,还有美空军第五航空队的1200架飞机的支援。而这时北朝鲜人民军只有7万左右的兵力,其中约一半的士兵还是为补充战争受损而征来的新兵,其装备也在战斗中损失严重,装备率仅是编制的一半。

  北朝鲜人民军在前线指挥官金策的指挥下,在洛东江对峙线上顽强地坚持了整整六天,随着洛东江各条防线阻击的不断受挫,其全线崩溃的征兆已经显露。从18日晚开始,北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右翼开始后退。22日,在釜山狭窄的防御圈内苦苦坚守了两个月之久、差点被赶下大海的美第八集团军终于突破了防线,大举渡过了洛东江。

  在面临重新构筑防线已经没有实现希望的形势下,23日,金日成下达了全线向三八线附近撤退的命令。一个月前,朝鲜统一的前景是如此光明,釜山防御圈也只是汪洋大海中一个仅供对方苟延残喘的小小的救生圈。可是现在,北朝鲜人民军却不得不撤退,但为时已晚。

  27日,沿着京釜公路突进的美国第一军与从仁川登陆的美军会师。北朝鲜人民军的退路被全线封锁。被包围的北朝鲜人民军部队顽强突围,很多部队被打散,7万多北朝鲜人民军真正撤退回三八线万多人被俘,成为游击队员的有近2万人。而且,北朝鲜人民军坦克等重装备几乎全部丢失。

  不难发现,北朝鲜人民军之所以功败垂成,其一,北朝鲜人民军向南前进的时候,其推进速度和兵力投入都不理想,没有达到当美军还没在釜山形成坚固的防御时一鼓作气地把敌人赶下海去的目标。如果北朝鲜人民军一旦实现了这个目标,占领了朝鲜全境,联合国的任何武装干涉,都将会失去政治和军事的依据。其二,仁川登陆前的预测失误和登陆后釜山防线的被突破以及对仁川方向没有组织有效的阻击,从而使南北美军顺利地会合,形成了强大的夹击攻势。从美军的角度上看,仁川登陆的奇袭效果、空中力量和地面兵力上的绝对优势是扭转战局的关键。

  美军在仁川登陆两周后,即9月29日,联合国军夺回了汉城。上午10时,麦克阿瑟飞抵金浦机场,随即到达南朝鲜中央政府大楼国会议事堂。麦克阿瑟和李承晚夫妇一起进入会场,沃克和美国海军军官们坐在主席台上,“还都仪式”开始了。麦克阿瑟致辞并宣布把汉城交还南朝鲜,接着是李承晚的感谢词。全世界的人都从那一天的报纸上看到了这个老头子“泣不成声”,“我本人的永远感谢和南朝鲜国民的感谢心情,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才好……” 当天,联合国军的先头部队北进三八线日,周恩来发表重要演说:中国人民热爱和平,但是为了保卫和平,从不也永远不怕反抗侵略的战争。在周恩来的演讲稿中特意加上了“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一句话。巨大的战争阴影再次笼罩而来。

  参考资料:《朝鲜战争》,王树增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版;《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美]贝文·亚历山大著,郭维敬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日本人眼里的朝鲜战争》[日]陆战史研究普及会编,国防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http://flyingmako.com/duikonghuoli/94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