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 对空情报站 >

抗战中在中国被打死的日本陆军军官

发布时间:2019-08-12 20:0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5。 加藤仁太郎, 海军少将, 1938/07/ 31 毙于长江下游 。

  8。 小笠原数夫, 陆航中将, 1938/09/04 坐机于湖北孝感被击毁。

  23。大角芩生, 海军大将,1941/02/05 坐机于广东中山 被 击毁。

  24。须贺彦次郎,海军中将,1941/02/05 坐机于广东中山 被 击毁。

  39。大桥彦四郎,陆军 少 将,1944/07/25 毙于湖南长衡会战。

  1。沼田德重,陆军 中将,1939/08/12,被八路军击伤毙命于 山东。

  2。阿部规秀,陆军 中将,1939/11/07,被八路军 毙于 河北涞源。

  3。吉川贞佐,陆军 少 将,1940/05/17 被员刺杀于河南开封。

  5。吉川资, 陆军 少 将,1945/05/7 被 八路军毙于 山东 半岛。

  注:以上全为战斗击毙, 不包 括病死,自杀, 飞机失事, 被苏蒙军,被中美联合航空队 击毙 和抗日民众击毙(无资料分别国共)。

  4, 小笠原数夫, 陆航中将, 1938/09/4 坐机于湖北孝感被击毁.

  3,吉川贞佐,陆军 少 将,1940/05/17 被员刺杀于河南开封.

  1、天野六郎,陆军少将,关东军第15旅团旅团长。于1932.3被击毙于东北。

  2、渡久雄关,陆军中将,东军11师团师团长。于1938.1被东北抗 联第7军和第5军3师伏击毙命。是八年抗战中第一个被击毙的陆军中将。

  4、松岛少将,日军驻敦化讨伐军司令。于1939.9.24被东北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陈翰章、魏拯民部击毙于敦化县寒葱岭。

  5、副岛太郎,陆军少将(追),第24师团90联队长。于1942.5.21锦州毙命。

  6、细谷直三郎,陆军少将(追),第1师团工兵第1联队长。于1943.12.19东北战死。

  7、小金泽福次郎,陆军少将(追),工兵第7联队长。于1944.6.19黑龙江战死。

  8、半田伊之柱,陆军少将(追),铁道兵第2联队补充队长。于1944.6.29东北毙命。

  9、森玉德光,陆航中将(追),白城子教导飞行团长。于1944.7.25东北战死。

  10、服部晓太郎,陆军中将,关东军1师团师团长。于1944.8.12黑龙江毙命。

  11、铃木真雄,陆军少将(追),关东军高级参谋。于1944.12.24东北战死。

  1、内籐正一,陆军中将,第11师团长。1939.11.28毙于安东(事故)。

  2、宝藏寺久雄,陆航中将(追),陆军飞行学校校长。1940.2.26吉林(事故)。

  4、森本秀应,陆军少将(追),兴亚院联络部调查官。1942.3.24江苏事故。

  5、小川一郎,陆航少将(追),第61战队长。1942.6.28牡丹江事故。

  6、河源利明,陆航中将(追),第四飞行团长。1942.10.14南海事故。

  7、冢田攻,陆军上将(追),第11军司令官。1942.12.18太湖事故。

  8、籐原武,陆军少将(追),第11军高级参谋。1942.12.18太湖事故。

  10、清野亨作,陆军少将(追),筑城本部陆地测量部课长。1943.9.10中国台湾事故。

  1、冈本德三,陆军少将,第23师团参谋长。1940.5.13齐齐哈尔被杀(是否东北抗联所为不得而知)。

  1、门间健太郎,陆军少将(追),第3师团18联队长。1944.2.29长江战死。

  2、有马正文,海航中将(追),第26航空战队司令。1944.10.15中国台湾战死。

  3、野田六郎,海军少将(追),第1机动舰队机关长。1944.10.15中国台湾战死。

  4、铃木义尾,海军中将,第三战队司令。1944.10.21中国台湾战死。

  2、赤鹿里,陆军中将,第13师团长。1943.11.23常德后任122师团师团长。

  4、佐久间为人,陆军中将,第68师团长。1944.7.21衡阳中炮受伤,后任84师团长。

  1、小原一明,陆军大佐,骑兵第13联队长。1939.12.20毙于绥远。

  2、长谷川幸造,陆军大佐,第101师团第103联队长。1938.9.29毙于江西。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1169获赞数:5828常年在百度知道担任造价工程师方面的职业培训,外语翻译的问答。向TA提问展开全部这个太多了,看是哪一个军衔的了,最高级别的就是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

  1939 年,日本东京迎来了自发动侵华战争以来又一个寒冷的冬天。11月23日,东京各大报刊都刊登了一条来自中国战场的消息《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所谓“名将之花”便是那位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日本“蒙疆驻屯军”最高司令官阿部规秀中将。阿部规秀之死,震惊了日本朝野。《朝日新闻》报道称:“自日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将官的牺牲,这是没有先例的。”阿部规秀是抗日战争中被我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阿部毙命约二十天后,他的骨灰运抵东京,东京下半旗为这位罪魁致哀。1939 年11月初,在我晋察冀军区司令员的亲自布署和指挥下,我英勇的八路军在河北涞源、易县的雁宿崖和黄土岭打了两场漂亮的歼灭战,共歼灭日军1500 人,阿部规秀就是在杨成武指挥的黄土岭战斗中被击毙的。雁宿崖和黄土岭战斗是晋察冀根据地在抗日战争中取得的重要胜利。平型关大捷后,八路军115师深入敌后,建立了抗日根据地,被誉为“模范根据地”。在中国抗战史上,晋察冀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是一个奇迹,平型关大捷后八路军115师政委率领该师独立团和骑兵营共3000 人深入敌后。1937 年11月7日,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成立了晋察冀军区。1938 年1月,晋察冀边区在阜平召开了军政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边区临时委员会,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正式形成,这是抗战爆发以后八路军开辟的第一个敌后根据地,它的存在对日军构成了极大的威胁,被誉为“模范根据地”。晋察冀根据地的发展和壮大引起了日军的极大恐慌,尤其是武汉失守以后,抗日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敌人没有力量举行战略反攻扩大占领区,而改为巩固占领区。在华北地区,日军把主要进攻的重点指向八路军抗日根据地。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自1938 年以来驻华北日军开始大举进攻晋察冀根据地,妄图剿杀我抗日武装。对此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副司令员兼国防科委副主任罗元发中将回忆道:“1939 年的秋季大扫荡,首先敌人主要进攻晋察冀,军区和党政机关驻扎的地方叫阜平,当时晋察冀军区驻扎在阜平附近。第一次敌人扫荡的时候集中了十万多人进攻阜平。这个时候敌人从保定以北集中了7000 多日军,包括飞机、大炮、骑兵、坦克,集中进攻晋察冀军区的最高指挥机关。那是1939 年11月1号至3号,打了三天。我们一分区也有部队,配合三分区打敌人。经过三天的战斗,敌人伤亡了1300 多人,我们伤亡了400多人。敌人放了毒瓦斯,我们中毒的人大概有六七百人。打了以后,我们晋察冀军区主动撤退了,放弃了阜平。聂司令就看到整个的形势不对,就很快地给我们打电话,要一分区集中主力消灭敌人的一路。”11月初,敌人准备进攻银坊一带八路军驻地。杨成功认为敌人孤军深入,我军可以设伏,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思虑再三,在听取了彭真、贺龙和关向应的意见后,决定由杨成武统一指挥这场伏击战。八路军伏兵雁宿崖,击毙日军600余人,打死石村大佐。当年正是罗元发与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亲自指挥了震惊中外的雁宿崖、黄土岭战斗。11月初,八路军涞源情报站报告,涞源县城日军兵力突增,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独立步兵第一营千余名日伪军在石村大佐的率领下准备进攻银坊一带的八路军驻地。这份情报首先送到了杨成武手中,这个时候杨成武正在军区开会,准备庆祝晋察冀军区成立两周年。杨成武迅速对情报作出了自己的分析和判断。他认为从涞源到银坊的路上是一片连绵险峻的秃山,出涞源县城进入长城的白石口,再往南到雁宿崖和银坊,这中间只有一条山路可走,山路两旁都是陡峭的山石。涞源之敌如果胆敢孤军深入,我军就可以在这一带设伏,打一场漂亮的歼灭战。杨成武很快将自己的想法向做了汇报。思虑再三,决定再听听彭真、贺龙和关向应等同志的意见,彭真当时是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书记,贺龙和关向应分别是赫赫有名的120师师长和政委。他们刚奉中央之命率部由冀中移师冀西。那一天恰逢晋察冀军区筹备纪念成立两周年庆祝活动,贺龙和关向应是应和彭真邀请前来军区机关做客的;贺龙闻讯大喜,连声说:“送上门来的,打嘛,打一个胜仗,正好庆祝军区成立两周年!”当时决定由杨成武统一指挥这场伏击战。杨成武在回去的路上,顺便侦察地形,有两个地方可以选择,一个雁宿崖,一个是黄土岭,最后选择了雁宿崖。雁宿崖是位于涞源县境内的一个险峻关隘,直到今天这里仍然没有一条像样的大路。当年雁宿崖战斗主力,一分区一团团长陈正湘后来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雁宿崖是一条长几百米的悬崖峭壁,坐落在三岔口和张家坟之河床西岸,东边是连绵起伏的高地,形成一个天然口袋。”著名作家魏巍也参加了当年的雁宿崖战斗,他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这样描写道:“如果你身临其境,就会知道这是一个绝妙的伏击地形,中间是一条浅浅的溪水,两侧都是山崖,最宽处也不过三四十米;如果将敌人诱入这条死谷,那他就插翅难逃。”关于雁宿崖战斗经过,罗元发中将是这样回忆的:“那时是11月3日左右,石村大佐带领三个中队,一个炮兵中队,一个机枪中队,一个步兵中队;带着军用物资从涞源出发,经过银坊过来,到了雁宿崖,这个时候是11月4日左右。我们早就有情报了,部队准备了,在山里面埋伏。这个叫虎口战,敌人钻进来,我们就把他包围了。当时的山沟里面山也不是太高,200米到500 米左右,钻到雁宿崖这个地方,那就是一天的战斗。早上敌人大摇大摆地顺着这个路来,我们早就埋伏了。虎口的战斗一天的时间,一团、三团为主,还有二团一部分,二团原来是属于三分区的,打到中午,敌人全部钻到那个村子里面去了。我们就把敌人压在村子里面,从山上打到村子里面,战斗打得非常激烈,把子弹都打光了,用刺刀拼命。以后叫做石头战,拿石头来打,打到黄昏了。日军的武士道精神还是比较强的牞哪怕剩下一个兵也要战斗。但我们更顽强,我们的子弹也打光了就用石头砸,到黄昏的时候,把敌人全部消灭了。这一场打得很干脆,打得非常英勇非常顽强。”雁宿崖一战我八路军击毙日军600余人,打死了石村大佐。消息传到张家口,阿部规秀大怒。阿部规秀系蒙疆驻屯军司令,同时还刚刚接替被我八路军打死的常冈少将,出任第二混成旅团长一职;这个嗜血成性、狂妄自大的家伙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阿部规秀被称为“山地战专家”,陆军大学的“名将之花”,陆军大学的高才生。当时大家都有一个经验,敌人一旦吃了亏以后,它就要报复,拼命地报复。所以八路军赶快撤离战场隐蔽起来,然后再见机行事。果然,就在消灭石村大佐后的第二天,阿部规秀亲率日军气势凶凶地扑向涞源,欲寻我八路军的主力决战,以挽回所谓“皇军的体面”。11月7日中午,日军进入黄土岭伏击圈。下午4时,115 师一团团长陈正湘命令炮兵连开炮,阿部中将一命呜呼。阿部中将在毙命前不久的一封家书中写道:“支那已经逐渐衰落下去了,再使一把劲它就会投降。”面对来势凶凶的敌人,晋察冀军区面临一场严峻的考验,是打还是不打?当时杨成武主张还是要打,因为我们部队现在打了胜仗,士气很高,趁这个时候还可以打下来,我们再打一个伏击战。说,打是可以打,得增加兵力。他不放心,又找了贺龙、关向应研究,研究以后说可以打,他们都同意打。贺龙说你们兵力不够,我再给你们加一个特务团。这一次我八路军决定在黄土岭一带设伏。黄土岭位于涞源县东南,与易县西部相邻,历史上曾经是显赫一时的古堡,清朝西陵守兵曾驻扎于此。教场村,上庄子等几个村落位于两边高山的峡谷之中;往东到上庄子是一条长约三公里的山谷,形成一条长形口袋,杨成武、罗元发决定在此设伏,痛击日军。担任诱敌任务的是25团团长宋学飞所属部队,他们背靠黄土岭,节节抗击日军,节节诱敌深入,阿部规秀以为我军怯战,果然率部向黄土岭直扑过来。罗元发中将这样回忆道:“在雁宿崖我们有个25团,团长叫宋学飞,他带的一个营在那儿坚壁清野,就是把水给断掉,把路给破坏,尽量封锁消息牞到那个时候使日军吃不上饭牞没有住的地方,路也给它破坏。我们前面一团的一个部队,就从雁宿崖开始引诱日军,向东走。日军当时的企图是什么呢?一个是向东到易县,一个是回到原地,想回涞源。就是这个红一团,先是坚壁清野,只留了一条路,又派了一个营,一点一点往后退,这样到了黄土岭,已经是11月7日了,节节抵抗打了三天。这三天中间敌人也没有得到什么东西,伤亡200多人。”11月7日中午12时许,日军进入我伏击圈,随着杨成武一声令下,我预先在此埋伏的五个团兵力向敌军猛烈开火,首先打掉了敌军电台,敌方阵势大乱,急忙抢占了附近几个山头企图冲出重围。我百十挺轻重机枪向敌军密集扫射,子弹如暴风骤雨般倾泻在敌人头上,一时间黄土岭上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杀声响彻九天,日军伤亡极其惨重。而就在此时,我军发现了日军的指挥所。罗元发将军回忆说:“黄土岭有一个坡,下面有个村庄,当时下午四点钟左右,敌人正在看地形,我们从望远镜里看到有几个军官,当时还不知道有阿部中将在里头,有军官走来走去、晃来晃去,拿着望远镜;我们的侦察员就发现了,赶快报告一团的团长陈正湘,他还有一个炮兵连,这是一分区的炮兵连,布署给一团指挥的,这个连长姓杨,他素质比较好,平常训练也好。当时有日军军官在晃啊晃,他们的指挥所可能是在村里,上面有一个观察所,陈正湘拿望远镜看到以后马上把那个连长叫来,把炮手叫来,指到那里就打了几炮,恰恰有炮弹落在阿部中将身边,打到他的左肚子和腿,然后就打死了。”“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是在寨头村的一个农家小院内被击毙的,这一幕恰好被陈汉文一家人看到,那一年陈汉文七岁。他这样介绍当年所看到的情景:“那个炮弹是从东北那个山上,那个山叫十八道梁,从那个山上飞过来的,落在我家院子里,炸了一米多深的坑,狼烟四起,阿部规秀就在我家中,正好对着门外坐着;也不知道是个木凳啊,也不知道是个椅子,他刚把那个电话线接好以后就往外发话,正在发话,时间不大,咱八路军一发炮弹就落在那个院子里,那个炮‘轰’地这么一响,炮弹皮子进到屋子里打着他了。当时那个情形就是这样,我亲眼在那儿看到了,不过三米,炮弹皮炸到屋里去把他打死了。打倒他以后,我们也是挺害怕的,好象是特别惊慌,背上他就撤了,究竟上哪儿去,当时也看不着,我们不敢出去。”原来阿部规秀是在慌乱之中闯入这户人家的,当时日军四面受伏,阿部规秀在几位军官的护卫下来到这户位于山坡上的小院察看战情,从他进到院子到中炮毙命不超过半个小时。而就在此次出兵前不久,他在一封家书中还这样写道:“爸爸从今天起去南方战斗,回来的日子是11月13、14日,虽然不是什么大战斗,但也将是一场相当大的战斗。我们打仗的时候是最悠闲而且最有趣的,支那已经逐渐衰落下去了,再使一把劲它就会投降。”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位急于报效天皇的阿部中将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命丧于这样一座农家小院内。大约十几天后,延安从日本广播中获知阿部规秀在黄土岭战斗中被击毙的消息,、朱德立即向晋察冀军区发来贺电,蒋介石闻知此事也异常高兴,并给延安八路军总部发去了贺电。黄土岭一战我八路军击毙日军900多人,彻底粉碎了敌人的秋季大扫荡,阿部规秀成为自抗日战争以来我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对此日军极为懊丧,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俊发出了“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的哀叹。另一件饶有趣味的事是,黄土岭战斗之后不久,驻张家口日军警备司令小柴曾经“屈尊”给当时我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写了这样一封信:“麾下之部队武运亨通,长胜不败,鄙人极为佩服。现鄙人有两件事求教,一是请通知鄙人在黄土岭、雁宿崖被麾下部队生俘的皇军官兵数目、军职及他们的生活近况;二是战死的皇军官兵是否埋葬、埋在何处?可否准予取回骨灰,以慰英灵?”昔日不可一世的侵略者终于不得不向中国人民低头乞求。雁宿崖、黄土岭战斗是较成功的一次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它震惊了敌人,对所谓的八路军游而不击这个谎言也是一次最实际的戳穿。

http://flyingmako.com/duikongqingbaozhan/37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